2009年夏,爸爸在日内瓦用法语给我讲了这个故事,我请爸爸译成中文如下:
法国大革命时期,巴黎摄政咖啡馆依然名人荟萃。富兰克林(时任美国驻法国大使)、拉法耶特(法国贵族、美国独立战争时期在华盛顿手下担任总参谋长)和罗伯斯比尔都是这里的常客。

1874年的巴黎摄政咖啡馆
罗伯斯比尔是雅各宾派领袖、公安委员会成员,参与改组革命法庭,简化审判程序,实行雅各宾专政,以“革命恐怖”来惩罚王公贵族和革命叛徒。许多无辜的人被诬告并被送上断头台。


“革命恐怖”和断头台
罗伯斯比尔就是这样一个以“铁石心肠”著称的人,他同时又是一个国际象棋爱好者,在巴黎的腥风血雨中他始终保持着对国际象棋的热爱。
罗伯斯庇尔每天在固定的时间来到巴黎摄政咖啡馆,要上一杯酒,静静地坐在自己习惯的位置上,一边喝着酒,一边等着下棋的对手。谁来了,都可以同他杀上一盘棋。通常,他下棋总是赢,很少有人下得过他。他自视甚高。殊不知,有人输给他,是慑于他的权势,不能正常发挥水平,或者,干脆让着他。
那天,夜已深了。咖啡馆空荡荡的,罗伯斯庇尔独自一人,孤零零地坐着。这时,进来一个年轻人,举止潇洒,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,透着贵族气质。他径直来到陷入沉思的罗伯斯庇尔桌前。
“公民,小小的敬礼!”年青人面带微笑,入座后就把手杖和手套扔在旁边的桌上,然后以不容置疑的口气对招待说:“来一副国际象棋!”
罗伯斯庇尔对这种方式并不习惯,但作为强权人物,有人对他失礼,他似乎也并不在意,他微笑着,一语不发,接受了年青人的挑战。
两个人默默地下完了第一盘棋,罗伯斯庇尔输了。
“公民,你想赢回来吗?”年青人问。
此时,罗伯斯庇尔已从年青人秀长、白晰、保养很好的手上确认对手是一名贵族。但是,他假装不知,推动象牙做的棋子往前走出一步。
岂料,这一局棋又是年轻人赢了。
两位弈者,谁都是一言不发,却仿佛达成了默契,于是动手下起第三盘棋。这次,罗伯斯庇尔对自己的棋子看得很紧,脸上表情凶狠,双眼盯着对手。而年青人呢,金发、粉脸、白手,面露微笑,处之泰然。他又赢了第三盘棋。
带着恼怒,罗伯斯庇尔提出下最后一盘棋的建议。
“行!年青人说,不过要来一点彩头!”
罗伯斯庇尔和年青人进入最后一盘棋的较量,罗伯斯庇尔又输了,他用一句骂人的话结束了对局,然后咬牙切齿地问年青人:
“彩头是什么?”
“一颗人头!”年青人答。
“大胆!”,罗伯斯庇尔说。
“我赢了四局棋,年青人正色说,我有权利得到这一颗人头。快把它给我,因为明天刽子手可能从我手里夺走它。”
说完,年青人从口袋里掏出一道起草好的命令。
“你要谁的人头?”–罗伯斯庇尔问。
“罗米利伯爵的头!”–年青人答。
“你以为我会赦免一位贵族!”
“不是赦免!而是赌债!签字吧,签,在这儿签。”
签完字,罗伯斯庇尔问:“你是否也是一位贵族子弟?”
“我是一名女公民,罗米利是我的未婚夫。我已决定明天同他一起死。可我听说您在摄政咖啡馆下棋,我就想,就想……总之,我就来了……
“如果我拒绝呢?”
青年女子眼里光芒闪烁,她从怀中掏出一把匕首给罗伯斯庇尔看。
“谢谢您。再见!”
说完,她就离开了咖啡馆。
这天夜里,人们看见这位独裁者带着沉思的表情、迈着轻快的步伐离开摄政咖啡馆。他似乎并没有因为输了四盘棋而生气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